大姑娘浪大姑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0节,沪上烟火,大姑娘浪大姑娘,啃文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矛盾

潘逸文候在复兴坊门口,旁边是理发店,亮着灯火,夫妻共同经营,男人做头发,女人打打下手,顺便收钱。无线电在放评书,单田芳嗓音沙哑, 酒是穿肠毒药,色是刮骨钢刀。财是惹祸根苗,气是雷烟火炮。

潘逸年下车,头脑有些昏沉。逸文走过来,潘逸年说,在此地作啥。逸文说,还能做啥,孔雪打电话来,讲阿哥吃醉了,不放心,让我到门口迎一迎。潘逸年笑笑。

逸文说,阿哥平常酒量不错,难得见这副腔调。潘逸年说,今朝遇到对手了。北方来客,五粮液,一碗一碗吃。逸文说,酒吃多伤身,阿哥要注意。潘逸年说,道理我懂,难得身不由己。

恰经过老虎灶,逸文说,先吃杯茶醒醒酒,免得回去姆妈唠叨。潘逸年说,好。

老虎灶设了茶室,两排长条桌凳,寥寥坐三四人。俩人坐定,逸文说,黑皮,一碗醒酒汤,一壶绿茶,一碟奶油五香豆。黑皮说,马上来。黑皮的小囝,在和伙伴弹玻璃珠,逸文招手说,小囝,过来。小囝跑过来,吸吸鼻涕说,做啥。逸文说,帮我去光明邨跑一趟。小囝说,去做啥。逸文说,买廿两蟹粉鲜肉生煎。逸文从口袋里,掏出粮票,还有一块钱,交给小囝说,足够了,多余角子,买棒冰吃。小囝接过钱,朝黑皮说,阿爸,我替爷叔跑腿,买生煎去。黑皮说,快去快回。小囝吸着鼻涕跑走了。

潘逸年说,夜饭没吃。逸文笑说,这几天,姆妈拜观音吃素,一桌清汤寡水,没两下又饿了。潘逸年微笑,逸文说,鸳鸯楼哪能了,啥辰光开工。现在上海全社会,不光老百姓盯着,政府上下各部门,也相当重视。潘逸年说,批文盖章差不多了,在做前期准备,房管局要求,半年之内必须建成,任务艰巨。

黑皮送来醒酒汤、绿茶和奶油五香豆,两只盖碗。潘逸年喝下醒酒汤,忍不住皱紧眉头,逸文说,黑皮,醒酒汤用啥做的。黑皮笑说,用的是,话梅和葛花根。效果交关好。逸文说,阿哥,美琪。潘逸年说,又打电话来了。逸文说,巧着被我接到,听美琪讲起从前事体,不胜唏嘘。潘逸年不语。

逸文说,还记得当年,阿哥常带美琪回来,美琪性格温柔,讲话细声细气,晓得我和逸武,最欢喜吃桔红糕,每趟来,不忘带一袋。还给小弟缝眼罩,塞满菊花决明子绿豆,讲能清眼明目。我晓得阿哥,对美琪亦是情深意重。

潘逸年打断说,美琪早已结婚生子,缘份已尽,就勿要再旧事重提。逸文说,但听美琪话里,似乎还是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离心最近的地平线

花珞珞